• 今天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机关建设 > 文艺园地

故乡的老屋

时间:2018/12/28 13:57:28|本文来源:双江自治县交通运输局 |作者:李廷珍|点击数:

 那个被我无数次写进文字的小村庄——勐库镇坝气山村,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。当玉米的叶子由绿变成枯黄,铺满?#40644;?#21448;?#40644;?#23665;坡的时候,故乡的梦便也成熟了,还有那大茶树上嬉戏笑闹的童年。

 所有的记忆跳跃着定格在一张张似曾相识的底片上。故乡的老屋,总是令人神往,让远游他乡的我,在每一个思念的梦里,总会破门而入。老屋老了,老得就连一点儿痕迹都没留,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新建的小洋楼,然而,那些斑驳了的故事又时常带着?#26790;?#32780;又感动的光环在我的脑海里闪动,久远得就像翻阅别人的历史,却又紧紧地贴近并一直扣动着我的灵魂深处,怀念的泪光中,我的感觉就像泡上一杯陈年老普洱,时光中品味着醇厚的沉香。

 老屋就座落在离村子有些距离的山梁上,掩映于郁郁?#20889;?#30340;核桃树和竹子中间,如果不是鸡鸣狗叫,还有那树?#21494;?#19978;飘出的?#30041;?#28810;烟,你就是走到老屋?#21592;擼?#38548;着树木你也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人家。

 两间老屋,土坯墙,木板编在?#40644;?#30340;房顶,依山而卧,面朝东方,周围是用龙竹条编起的篱笆围墙围成的小院。老屋的房前屋后的杂树丛中还长着很多的果树,有樱桃、李子、板栗、梨和核桃树……春天来了,一场春雨过后,布谷鸟一声啼叫,人们便开始忙碌着耕种。每当这时,那些樱桃、李树和梨树花儿就次第开放,远远望去,?#40644;?#33457;海。

 夏季里,那些爬在竹篱笆上的洋瓜藤蔓一路疯长,和豆角、黄瓜缠绕在?#40644;穡?#19997;丝?#22369;疲?#38590;分难解,就缠绕着向上攀爬,一直爬上屋顶。这个季节,是我们小孩子最幸福的日子,各种各样的果儿?#21483;?#22320;成熟,让因缺粮而没?#21592;?#39277;的我们?#36816;?#26524;吃到肚儿圆。

 冬天的老屋,是一年四季最难熬的季节。每当寒风刮起,屋子里?#21335;?#36879;风,简陋的房门就那么直接地站立在门框上,只能算是一种隔断,根本挡不住那瑟瑟的寒风,外屋山墙上总是挂满一层雪白的霜,坐在屋子里还冻鼻子尖儿呢。为这,一到冬天来临,父亲总是用包谷杆把屋子围得严严实实。

 那时候没有厚?#36335;?#21807;一的一件冬衣,就是三个哥哥穿过,小了轮到我穿的帆?#23478;路?#25105;是全家人的宝贝疙瘩,冬天的早上,总要等妈妈把火烧着,把我上学用的小火盆装满了炭火,才叫我起床上学。

 冬天太冷,人们?#32423;?#22312;屋子里烤火,离得近的人家便聚在?#40644;?#22825;南海北地侃大山。这个天寒地冻的时候,鸟儿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一大清早,院子周围的篱?#26159;?#19978;就落满了麻雀儿,叽?#24202;?#26597;叫个不停。

 哥哥常带着我到院子里,在地上用木棍使劲地挫几下,或许扬上些许米糠,找来筛子用木棍支上,在木棍上拴一根细绳一直扯到屋子里,顺着墙缝儿往外看,待麻雀儿进到筛子底下抢食吃的时候,瞅准了机会一拽绳儿,木棍倒了,筛子扣下了,我跟着哥哥冲向筛子去捉筛子底下的麻雀儿。捉了放,放了又捉,乐此?#40644;!?/span>

 老屋的里屋和外屋间壁墙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洞,是连着里屋和外屋的一个灯?#36873;?#37027;里面一年四季放着一?#24471;?#27833;?#30130;?#28783;窝里被灯火熏得漆黑漆黑。记忆里,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睡梦中醒来,总是看到妈妈在灯?#36335;?#21834;补的,直把一个个料峭的寒冬缝补成了温暖的春天。

 老屋的记忆不都全是美好,她曾经和我一同承载过许多的苦?#36873;?#37027;些年的记忆,一直都和吃有关,因为饿呀。那年月,茶叶市场低迷,这就让靠茶吃饭的故乡人苦不?#25226;裕?#22920;妈一天忙到晚?#28903;?#30340;茶叶,卖不到十块钱,尽管父母一天都不舍得休息的劳作,?#25925;?#22635;不饱我们?#32622;?#20960;个的肚子。

 一个青黄不接的五荒六月,早饭?#24576;?#20102;一碗青包谷磨成的面汤,放学回家的我,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,打开饭锅?#29301;?#27809;有一点?#26786;?#21507;的东西,跑到院子里的洋瓜架下,准备摘个洋?#29616;?#21507;,没曾想,由于个子太矮,够不到,只?#38376;?#19978;那?#20040;?#30528;洋瓜架的桑葚树。

正准备够洋瓜,发现一条麻蛇吐着舌头睁大眼睛瞪着我,吓得我手瘫脚软,两眼一黑就从树上栽?#29916;?#26469;,树太高,我被?#20197;?#20102;,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床上了,妈妈煮了一碗锅烟子煮红糖水让我喝下,边抹眼泪边告诉我,还好妈妈叫三哥?#28982;?#23478;做饭,才捡到了昏死在洋瓜架下的我。

 三哥把我抱进屋子里放下,?#37255;?#25105;一动不动,以为我死了,吓?#27599;?#22825;喊地跑到地里叫回了妈妈,才跑去请来了草药医生。

 草药医生说,没什么大事,没有伤着内脏,晕过去的原因是被吓着,叫个魂就好了。麻烦的是右腿骨折,得包好?#29238;?#33609;药,?#35805;?#22825;之内不能?#21494;?#19981;然瘸了就不好了。

 草药医生给我包上了草药,并叮嘱妈妈不能让我?#21494;?#19981;然他不负责。为此妈妈无论到多远的地块劳作,吃晌午休息的时候都要从地里跑回来看看我,还派哥哥专门负责监督,就怕我?#21494;?#21464;成了瘸子。

 其实,寨子里有个瘸子,我怕变得和他一样,在包草药的日子里我一动不?#21494;?#29983;怕自己也变成瘸子。

 我的乖巧听话,让妈妈省了不少心,每天除了回家给我做饭,其他时间她?#25925;?#19979;地了。那段日子里,除了看那本不知道被翻了多少次的小人书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数老屋的墙壁有几个洞,数老屋的房顶有几块木板……

 老屋承载了我儿时的欢乐,也曾经托起我许许多多的儿时梦想,而更多的是她伴随着我度过了一个个蹉?#20260;?#26376;,和我共同承载了许许多多的苦难……

 还记得,那一年秋天,在一个月色朦胧的早晨,我踏着下弦月的月光,在?#40644;?#29399;吠的欢送声中,离开了老屋,离开了故乡,到临沧师范读书,后来,离开了老屋,在那个叫忙那的乡村小学开始了我远离老屋在外漂泊的生活……

 随着我漂泊的脚步渐行渐远,老屋日渐颓废衰老。后来,父母先后离世,在那道溢满茶香的山梁上?#19978;?#20877;也没有起来。后来,二哥家在老地基上建盖了一座水泥浇灌的平顶房。

 时光像流水,三十年转?#24067;?#36893;,老屋早已不复存在,只有门前的那些果树,还在静静地站着,像飘在脑海里的永恒风?#21834;?/span>

 也许是?#33402;?#32769;了的缘故?#26705;?#27599;每闲?#23616;?#20313;,总有一种怀旧的心理,而怀旧却又总是与故乡与老屋的情结纠结在?#40644;穡?#27599;一?#20301;?#21040;故乡,总会想起记忆中的老屋,回望的目光里,我似乎再?#27815;卟怀?#36825;片故园的土地,走?#24576;?#23545;老屋的怀念。

 老屋,我的老屋,你是否怨恨曾经与你为伴,依你遮风挡雨的主人不来与你握别,你是否埋怨过多舛的命运中有太多的无情,总给你太多的苦难与不幸?

 如今,我就站在你的跟前,很想与你对?#27185;?#19982;你促膝交?#31119;?#21487;你已经不复存在,根本无法激活你已成为过去的辉煌。老屋,我的老屋,短暂的生命过程里,你就像一枚印章永远地印在我的心里,刻进我的骨子里,铭刻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现在住的那个小村庄,在月色下显得宁静安详,时常让尘封已久的往事,沉淀下来埋在记忆的深处。写满苍穹的祝福,在寒夜的天空犹如星?#21069;閔了?#30528;光亮。如歌的岁月里,让游子那如轻烟似的满是乡愁的心,作一次彻底而又完整的迁徙。

录入者:曹建文 责任编辑:曹建文
沃尔夫斯堡酒店推荐
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 我乐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时时直播自由的百科 广东快乐十分投注官网 河南快三走势图表 刮刮乐现场刮出奖金视频 狐仙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北京快乐8计划官网 快乐十二选五助手下载 甘肃福利彩票快3开奖结果 二人麻将怎么玩 青海福彩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江苏快3直播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河北时时现场结果查询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码